Fork me on GitHub
Google

我的百合乃工作是也!

突然想写一下这部漫画了《私の百合はお仕事です!》。

可能有人知道,这部作品是《Comic百合姫》杂志上连载的大热作品之一(以下简称百乃工)。说起该杂志,不得不提一下最近动画化的两部作品,《Citrus》和《捏造トラップ -NTR-》。当初动画化消息放出来时还是非常轰动的,我也在知乎回答了一下相关问题。捏造的动画已经完结,查不到圆盘销量怎样,不过至少吸引了众多眼球,想必杂志的知名度也上升了。正如回答所言,当时我是不太感冒这两部的。现在一年过去了,Citrus 还是蓄力中的状态,倒是已经完结的捏造,我觉得还挺不错的——最后几话由真坚定信念去找萤,以及萤从最开始的不相信到最后完全把自己托付给由真,让人非常感动。整体来看,捏造算是前期铺垫后期爆发的成功案例,就看 Citrus 能否复制了。

说回百乃工。动笔之前我才发现,上次写的漫画评论居然也是未幡的作品:《周六的咖啡当与犯人共饮》,看来我的确是喜欢他(其实不确定性别)的风格。查了下过往作品,《キミイロ少女》我看过,是那种意犹未尽点到为止的短篇集,和咖啡那篇类似。除此以外也都是些短篇或者与人合作,也就是说百乃工是他的第一部中长篇,这样就显得更加难得了。下面来说一下我觉得这部作品主要好在哪(连载至14话)。

  1. 题材新

    最大的闪光点当然要放在第一个讲。想当初百合姬一口气上了十部新连载

    然而第一话后,还能让我有兴趣往下看的也就三四部。其中最让人期待,或者说唯一让人眼前一亮的,就属这部百乃工了。本来当时就想写篇文章来吹的,后来怕吹早了,总是想再等等,一等就等到了14话。今天,我终于可以说,百乃工是一部优秀的作品,至于再上一个台阶成为名作,也不是没有可能。

    为什么它能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呢?因为这个题材完全没人画过。百乃工的故事,简单来说就是有一家咖啡店,卖点是女服务生们有个虚拟的人设:莉贝女子学园的学生,

    漫画讲的就是以大小姐学校学生之姿态,在咖啡店打工的女生之间的故事。

    这个题材的取巧之处在于把两种常见题材(大小姐学校、咖啡馆打工)融合起来,让人耳目一新。一开始我以为百乃工要 diss 以往的大小姐学校题材漫画,“所谓优雅的大小姐学校,其实都是演给你们看的啦”这样,便觉得太有意思了。然而,事实是我完全低估了把两种题材结合起来的效果,因为漫画比我预想的还要有趣。

  2. 有趣

    在学园百合咖啡店里展开的,虚实交错的百合故事开演!

    作者在第二话的扉页上写了这么一句话,可以说直接解释了故事的核心:“虚实交错”。这部漫画最有趣的地方,正是在于在虚拟的莉贝学园中的故事和现实中人物关系之间相互产生影响。举个例子,说起大小姐学校,姐妹制度是个常见的设定(现实中也存在实行这种制度的女校)。这种天生就带着戏剧性的制度自然是要被漫画所用的:

    这幅图是主角组二人成为姐妹的场景,我觉得可以很好地体现出之前提到的“相互影响”。姐妹按理说应该是关系融洽的,但为什么矢野(黑长直的这位)会说“我最讨厌你了”呢?看到这里人们自然会有疑问。答案在后续的几话中逐渐揭晓,原来这俩人是认识的,以前也发生过一段故事。过多的剧透就不讲了,总之这种虚实交错乃是漫画最有趣的地方。

    另一个在开始阶段吸引人看下去的地方是女主白木阳芽的性格,虽然这一点现在已经不是剧情冲突的关键了。女主是个极其擅长装可爱的人,之所以加入咖啡馆当服务生,也是认为这样会有更多人意识到自己的可爱。这种性格在二次元里也不算少见了,但每次看到还是觉得很有意思。

    鉴于百乃工的上述特质,我认为即便拿给普通人看,它也绝对称得上是一部有趣的漫画。若要挑一部百合姬作品动画化,百乃工是毫无疑问的首选,或者不如说我相信它未来可以动画化。

  3. 剧情节奏好

    剧情把控需要功力。百乃工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设定新颖有趣,然而这样还不够,因为设定好叙事烂的作品实在太多了。我能想到比较著名的例子就是奥浩哉,《犬舍》和《杀戮都市》 的作者,设定都很有新意,但叙事平庸。目前来看,百乃工保持着非常好的叙事节奏,每一话都有看点。当然了,这和漫画仍处于前期有关。前期总是好画的,因为每个人物都有故事可以讲,而讲完每个人之后怎么推动剧情,这才是最难的。

    由于是虚实交错的故事,在叙事方面可以看做有两条线,一条是她们作为莉贝女子学园学生打工时的事,另一条是她们在打工之外的生活。百乃工不仅平衡了两条线的叙事,还让两台线的故事之间产生了化学反应,非常值得称赞。

  4. 视角平衡

    之前对 Citrus 的评论里,我提到 Citrus 之所以不好看,主要原因在于女主之一的芽衣完全不给内心描写。后来有人说,其实内心描写不一定是正面的,也可以是侧面的,我觉得也有道理。不过就算是侧面描写,也至少得以当前想展现的人的视角来画。现在阅读漫画时我会有意识地去关注作者有没有转换视角。根据我的经验,视角越是平衡的作品,往往质量越高。

    百乃工的人物不多,但也不少,不是那种除了主角组其它人都可以忽略的漫画。在这种情况下,它的视角切换,我认为做得是非常好的——除了打酱油的店长,四个主要人物都给足了视角。平衡的视角带来的是读者对于人物内心的体察,百合作为主打内心描写的题材,只有让读者充分了解主要人物的心理,才有阅读乐趣。

    当然不是说百乃工就无可挑剔了。说到视角和心理描写的巅峰,那肯定非森永みるく莫属了。如果你观察森永老师的分镜和叙事,会发现她笔下的人物内心描写,不是简单地弹个气泡文字框出来,生硬地说她想什么什么,而是直接融进了叙事。还是用之前写过的那张图(这图我可以吹一辈子)

这种极强的代入感,看了这么多漫画,依然没见有人比得上。不过这大概是个人风格的问题了,只能说,森永みるく天生就是应该来画百合漫画的。

Google

删掉了若干失效友链

刚刚删掉了若干失效的友链。对不再维护博客的朋友们,我感到非常遗憾。写博客的意义是什么?在我看来,最主要的是记录自己的想法。笛卡尔那句名言我们都知道,“思想”乃是唯一确实存在的东西。然而每当我去翻阅旧文章,总会不禁想,这真的是我吗——如果当下的我已经写不出或者不会去写这篇文章,那以前写出它的那个人,真的可以称之为“我”吗?应该是不能的。然而,毫无疑问的是,那个人与当下的我又有紧密联系,假如什么都不做,那他也就消失了。好在,还有文章,我还可以回忆起,当时的那个“我”。

P.S. 如果有朋友想加友链,说一下就好,基本上我还没拒绝过。

Google

逆转大革命的真相

大量剧透预警

十一假期把逆转6通了。这一代非常不错,尤其是最后一个案子《逆转的大革命》。以单个案件来看,和逆转3的最后一案不相上下,个人甚至觉得震撼性超越前作所有案件——毕竟,死者和”凶手“其实在案发前都死了这种案子我是真没见过。然而震撼归震撼,关于隐藏的真相,我仍觉有若干地方尚未明了。用这篇文章,我打算总结一下关于《逆转的大革命》的一些思考。

首先统一一下人名中文叫法:

  • 多尔克:反逆之龙首领
  • 加兰:现女王,阿玛拉的妹妹
  • 阿玛拉:前女王,加兰的姐姐,多尔克的妻子
  • 大臣:现法务大臣,加兰的丈夫

这个案件的核心人物并不多,说白了就这四个。那么最大的疑点在哪呢?在于阿玛拉的行动

第一部分,案情回顾

我们回忆一下案件的经过。下午2点,阿玛拉在皇宫给外国人灵媒时,灵庙守备薄弱。此时大臣独处灵庙,加兰认为是除掉他的好机会,因此去灵庙杀死了大臣。接近3点时,阿玛拉从大臣房间灵媒了大臣,大臣(阿玛拉)以为之前被杀是个噩梦,因此再次前往灵庙交换人质。之后多尔克(真宵)一行人赶来,多尔克(真宵)进入灵庙,被阿玛拉除灵。随后,阿玛拉灵媒多尔克,造成多尔克杀死大臣的假象。

总结起来一句话,加兰和阿玛拉合伙杀死大臣并嫁祸多尔克。现在,让我们抛弃上帝视角,带入故事中人物的视角,再去梳理一遍故事。有这么几个事实:

  1. 谁知道多尔克已经死了?什么时候知道的?

    大臣杀死多尔克并隐藏尸体,因此当时就知道了。种种迹象表明加兰一直不知道,直到法庭上,体现在多尔克(真宵)来交换人质时试图抓捕多尔克,以及在法庭上知道多尔克已死时的表现。阿玛拉呢?她应该是在灵庙里见到多尔克(真宵)才知道的,这点我们之后会详细讨论。

    当然,加兰在杀大臣的时候顺便知道了真宵不在灵庙内,但能否就此推断出多尔克已死呢?考虑到大臣清理过现场,答案是否定的。

  2. 加兰事先知道多尔克要来交换人质吗?

    不知道。多尔克等人来到克莱因这件事只有他们一行人知道,加兰见到多尔克时很惊讶,并命令亲卫队抓他。

  3. 加兰的计划是什么?

    加兰不知道多尔克要来,实际上,加兰的整个计划和多尔克没一毛钱关系。加兰的目的是除掉大臣,防止他通过秘宝获得灵力然后夺取王位。成功杀掉大臣后,下一步就是为这件事给出一个官方版本的经过,掩盖自己杀人的事实。很容易想到,原本的计划里,加兰命令亲卫队突入灵庙是为了造成大臣反抗被杀的假象,而阿玛拉的作用也只是让蕾法看见大臣在快三点时走入灵庙,让一切能说通。若不是多尔克一行人意外出现,现场应该只有加兰、阿玛拉、亲卫队,无论怎么编造事实都很容易。

由此我们能得到一个重要结论:

把大臣之死嫁祸多尔克,并不在加兰的计划之中。可多尔克最终还是被嫁祸,这就是事件最有意思的地方了——嫁祸多尔克,阿玛拉并未事先知会加兰!

第二部分,多尔克与阿玛拉

这一部分专门讲多尔克与阿玛拉,要往下推理,没有比这更需要了解的事了。

首先分析多尔克进灵庙时的想法,为此需要回顾一下仓院之里案件庭审后,大臣和多尔克(真宵)的那一通电话。多尔克说:“你已经没办法对真宵怎么样了”,然后大臣也意识到现在的多尔克就是真宵灵媒出来的,所以他说“人质不只有真宵一个。你《最重要的人》也在我手上,我可是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痛下杀手的哦”。这个最重要的人是谁呢?玩到这的时候我们都以为说的是那由他,然而!然而!后来会发现,多尔克心中最重要的人其实是他的妻子阿玛拉。我们无从得知大臣到底知不知道女仆就是阿玛拉假扮的,但无论如何,暗示一下就足够让多尔克失去理智,冲到克莱因去了。

网上有人不理解多尔克(真宵)执意要去灵庙的原因,明明真宵都救出来了呀。这便是没有看懂之前那通电话。从那时起,多尔克早就不关心什么真宵了,他宁可拿真宵的身体去冒险,原因只有一个——他认为大臣又把阿玛拉当作了人质,因此急着去救老婆。多尔克进灵庙时带着秘宝,相必也做好了交出秘宝的准备。我们都能够从游戏的方方面面感受到多尔克对阿玛拉的爱。

另一方面,阿玛拉对多尔克的感情,游戏里说得更加明确。

阿玛拉

……很不可思议啊。虽然我差点被自己的丈夫暗杀,但是我……却不恨多尔克。我也没有办法丢弃它(指吊坠),放弃它,片刻都不行。这 23 年间,我一直……都在爱着多尔克。

为什么花这么多笔墨去证明两人的感情,因为多尔克和阿玛拉仍然相爱这件事是非常重要的!有人说,阿玛拉被加兰洗脑了啊,认定多尔克就是 23 年前火灾事件的元凶。真是这样么?那由他在法庭上有一段很重要的陈述:

那由他

母后一直都是一个很宠爱妹妹的人。她相信加兰大人对她说的,是多尔克想要杀她,得躲起来的话……之后又为了不让她最爱的妹妹加兰的名誉受损……于是就听从她的要求,继续在背后默默支持她。直到和多尔克一起逃亡,被告知真相。

成步堂

这次的案子也是因为加兰利用蕾法大人为人质……命令她伪装现场,她不得不服从。

注意看,那由他明明白白的说了,阿玛拉是知道 23 年前真相的。成步堂随后补充道,现在因为有蕾法当人质,阿玛拉才对加兰言听计从。我再重复一次这个重要的事实:阿玛拉不仅知道 23 年前的火灾不是多尔克干的,甚至很可能知道幕后黑手就是加兰,毕竟女王也不傻,这点事都看不清还怎么当女王。

好,现在我们总结一下情况:多尔克与阿玛拉间的感情牢不可破,且没有任何矛盾。

只有明确了这一点,下面的分析才有基础。

第三部分,密室中的计划

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分析都以剧情为依据,我认为基本是准确的。回到之前的结论,既然并无加兰的命令,究竟阿玛拉为什么要嫁祸多尔克呢?下面就是带猜测性质的分析了。

想象你是阿玛拉,你和老公多尔克已经十多年未见了,却依然深爱着他。你恶毒的妹妹用女儿作为人质,让你伪装大臣进入灵庙。这时,多尔克出现了,你的感情是?

A.惊讶 B.悲伤 C.愤怒 D.高兴

不用模拟太也能知道,肯定是惊讶和高兴。接下来,你会怎么做呢?

法庭上王泥喜认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是阿玛拉趁多尔克不备,用初灵勾玉强行让多尔克下线,把真宵绑起来,然后又灵媒了多尔克。所以说啊,喜子还是太年轻,他没有从人心的角度考虑整个事件。阿玛拉女王是一个有感情的正常人,她爱多尔克,二十三年来一直如此,她是绝对不可能把这久违的重逢当作没发生,一句话不说直接除灵的。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在我看来比加兰现场学会灵媒还小。

(2018.1.17 刚才突然想到一个细节,如果说之前我对自己的推理有 99% 的自信,那么现在就是 100% 了。这个细节是,王泥喜冲进灵庙之后,多尔克(阿玛拉)把秘宝丢给了他。我们用反证法,假设阿玛拉完全忠于加兰,并且在多尔克不知情的情况下除灵。之前说了,加兰的计划是伪造现场让大臣看起来像反抗被杀,因此阿玛拉让多尔克下线之后是要给真宵换衣服的,因为一直被囚禁在灵庙里的人质怎么能穿着多尔克的衣服呢?我们知道,秘宝是多尔克(真宵)带进去的,因此阿玛拉给真宵换衣服的时候必然会发现秘宝。接下来,阿玛拉拿走秘宝,并通灵多尔克,等于让多尔克继续持有秘宝,这显然对加兰不利。因此,阿玛拉完全忠于加兰的假设是不成立的。)

多尔克和阿玛拉的感情是毋庸置疑的,一场十年后的重逢会带给他们怎样的喜悦,是无法用语言去描述的。然而,当时没有时间给他们亲热了,二十分钟后女王亲卫队就要突入灵庙(显然成步堂等人会同行)。如果不能给出一个让加兰满意的结果,导致加兰杀掉大臣的事败露,蕾法的性命(或下任女王的继任权)很可能不保。怎么办?焦急的二人急中生智,想出一个妙招:只要把杀大臣的罪名嫁祸给多尔克,加兰一定会非常满意,因为这样一来就可以治多尔克的罪了,顺便把 23 年前的罪也安在多尔克头上,并用辩护罪端掉革命派。然而加兰没有料到,上法庭对于多尔克乃是求之不得的一件事。多尔克十分信任王泥喜和成步堂,他认为只要站上法庭,这二人就一定能揭发真相——这个真相,不仅指事件,也包括加兰没资格当女王的事。

你可能会疑惑,如果多尔克和阿玛拉在灵庙中交谈过,为什么不直接对王泥喜说出真相呢?这是因为,如果不站上法庭,就无法引导出终极真相,即加兰不会灵媒的事。多尔克说秘宝是打倒加兰的武器,但这个武器只有在法庭,这个能和加兰当面对峙且有一堆证人的地方,才能发挥其作用,把加兰赶下王位。多尔克应该是料到了前检察官加兰会亲自出马,而我们也有幸再次看到检察官被送进监狱(所以说没事当什么检察官,还嫌死得不够快么

另外也不要忘了,在加兰丧失女王资格之前,蕾法作为人质都是有危险的。因此我们看到,阿玛拉在庭审中还是装作站在女王一边(巴亚脱掉伪装倒是很快2333),扮演一个努力维护妹妹的姐姐。其实这都是演给加兰看的。正如前文所言,阿玛拉有很大可能知道 23 年前的火是妹妹放的,也知道妹妹为了权力把自己赶下王位。要说阿玛拉心里不恨加兰,我认为是不大可能的。退一万步说,即使阿玛拉不怨加兰抢走王位,也一定会因为加兰把蕾法当做人质而恨加兰——这是一个母亲的正常思维。阿玛拉很可能也在寻找机会打倒加兰,然而蕾法始终是她的软肋。正如加兰看准机会干掉大臣,对阿玛拉来说,现在终于出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和多尔克二人独处,拥有秘宝,以及异国律师团的到来。蛰伏二十三年的前女王断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多尔克和阿玛拉,这两个人才是逆转的总导演。加兰允许多尔克进灵庙的那一刻,她就已经输了。

第四部分,其它

真宵的衣服是怎么来的,有两种可能:

  1. 成步堂说是大臣(阿玛拉)带进去的。大臣被灵媒出来之后,阿玛拉的意识就不存在了(当然她可以选择让大臣下线)。站在大臣的角度,把真宵的衣服带进灵庙的是为了等多尔克下线之后让真宵穿上,可以说通。
  2. 还有可能衣服一直在灵庙里,比如被大臣藏进棺材。阿玛拉以大臣的装扮进入灵庙,想必也有钥匙,之后打开棺材取出真宵的衣服也是能做到的,只是想事先知道比较难。

很多人不喜欢这代,觉得灵媒很扯,不”科学“。我不这么认为。灵媒的设定贯穿逆转系列,规则又比较明确,就好像物理题中绝对光滑的平板,只要接受就好了。设定是设定,逻辑是逻辑,设定再夸张,只要推理部分的逻辑不出问题就ok。就像游戏里一直说的,托宣也只不过是一种证据而已。

这代第三个案子(鸟将军)也挺不错的。比较无厘头的是第四个案子,感觉纯粹就是为了撒狗粮设计的(但还蛮好吃的)。喜子和美贯的兄妹相认又要延期了。新角色里,蕾法自然是最可爱的(也是游戏极力渲染的……),当然军曹也很萌,出场的时候让人眼前一亮,毕竟之前一直以为是男孩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