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k me on GitHub
Google

逆转大革命的真相

大量剧透预警

十一假期把逆转6通了。这一代非常不错,尤其是最后一个案子《逆转的大革命》。以单个案件来看,和逆转3的最后一案不相上下,个人甚至觉得震撼性超越前作所有案件——毕竟,死者和”凶手“其实在案发前都死了这种案子我是真没见过。然而震撼归震撼,关于隐藏的真相,我仍觉有若干地方尚未明了。用这篇文章,我打算总结一下关于《逆转的大革命》的一些思考。

首先统一一下人名中文叫法:

  • 多尔克:反逆之龙首领
  • 加兰:现女王,阿玛拉的妹妹
  • 阿玛拉:前女王,加兰的姐姐,多尔克的妻子
  • 大臣:现法务大臣,加兰的丈夫

这个案件的核心人物并不多,说白了就这四个。那么最大的疑点在哪呢?在于阿玛拉的行动

第一部分,案情回顾

我们回忆一下案件的经过。下午2点,阿玛拉在皇宫给外国人灵媒时,灵庙守备薄弱。此时大臣独处灵庙,加兰认为是除掉他的好机会,因此去灵庙杀死了大臣。接近3点时,阿玛拉从大臣房间灵媒了大臣,大臣(阿玛拉)以为之前被杀是个噩梦,因此再次前往灵庙交换人质。之后多尔克(真宵)一行人赶来,多尔克(真宵)进入灵庙,被阿玛拉除灵。随后,阿玛拉灵媒多尔克,造成多尔克杀死大臣的假象。

总结起来一句话,加兰和阿玛拉合伙杀死大臣并嫁祸多尔克。现在,让我们抛弃上帝视角,带入故事中人物的视角,再去梳理一遍故事。有这么几个事实:

  1. 谁知道多尔克已经死了?什么时候知道的?

    大臣杀死多尔克并隐藏尸体,因此当时就知道了。种种迹象表明加兰一直不知道,直到法庭上,体现在多尔克(真宵)来交换人质时试图抓捕多尔克,以及在法庭上知道多尔克已死时的表现。阿玛拉呢?她应该是在灵庙里见到多尔克(真宵)才知道的,这点我们之后会详细讨论。

    当然,加兰在杀大臣的时候顺便知道了真宵不在灵庙内,但能否就此推断出多尔克已死呢?考虑到大臣清理过现场,答案是否定的。

  2. 加兰事先知道多尔克要来交换人质吗?

    不知道。多尔克等人来到克莱因这件事只有他们一行人知道,加兰见到多尔克时很惊讶,并命令亲卫队抓他。

  3. 加兰的计划是什么?

    加兰不知道多尔克要来,实际上,加兰的整个计划和多尔克没一毛钱关系。加兰的目的是除掉大臣,防止他通过秘宝获得灵力然后夺取王位。成功杀掉大臣后,下一步就是为这件事给出一个官方版本的经过,掩盖自己杀人的事实。很容易想到,原本的计划里,加兰命令亲卫队突入灵庙是为了造成大臣反抗被杀的假象,而阿玛拉的作用也只是让蕾法看见大臣在快三点时走入灵庙,让一切能说通。若不是多尔克一行人意外出现,现场应该只有加兰、阿玛拉、亲卫队,无论怎么编造事实都很容易。

由此我们能得到一个重要结论:

把大臣之死嫁祸多尔克,并不在加兰的计划之中。可多尔克最终还是被嫁祸,这就是事件最有意思的地方了——嫁祸多尔克,阿玛拉并未事先知会加兰!

第二部分,多尔克与阿玛拉

这一部分专门讲多尔克与阿玛拉,要往下推理,没有比这更需要了解的事了。

首先分析多尔克进灵庙时的想法,为此需要回顾一下仓院之里案件庭审后,大臣和多尔克(真宵)的那一通电话。多尔克说:“你已经没办法对真宵怎么样了”,然后大臣也意识到现在的多尔克就是真宵灵媒出来的,所以他说“人质不只有真宵一个。你《最重要的人》也在我手上,我可是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痛下杀手的哦”。这个最重要的人是谁呢?玩到这的时候我们都以为说的是那由他,然而!然而!后来会发现,多尔克心中最重要的人其实是他的妻子阿玛拉。我们无从得知大臣到底知不知道女仆就是阿玛拉假扮的,但无论如何,暗示一下就足够让多尔克失去理智,冲到克莱因去了。

网上有人不理解多尔克(真宵)执意要去灵庙的原因,明明真宵都救出来了呀。这便是没有看懂之前那通电话。从那时起,多尔克早就不关心什么真宵了,他宁可拿真宵的身体去冒险,原因只有一个——他认为大臣又把阿玛拉当作了人质,因此急着去救老婆。多尔克进灵庙时带着秘宝,相必也做好了交出秘宝的准备。我们都能够从游戏的方方面面感受到多尔克对阿玛拉的爱。

另一方面,阿玛拉对多尔克的感情,游戏里说得更加明确。

阿玛拉

……很不可思议啊。虽然我差点被自己的丈夫暗杀,但是我……却不恨多尔克。我也没有办法丢弃它(指吊坠),放弃它,片刻都不行。这 23 年间,我一直……都在爱着多尔克。

为什么花这么多笔墨去证明两人的感情,因为多尔克和阿玛拉仍然相爱这件事是非常重要的!有人说,阿玛拉被加兰洗脑了啊,认定多尔克就是 23 年前火灾事件的元凶。真是这样么?那由他在法庭上有一段很重要的陈述:

那由他

母后一直都是一个很宠爱妹妹的人。她相信加兰大人对她说的,是多尔克想要杀她,得躲起来的话……之后又为了不让她最爱的妹妹加兰的名誉受损……于是就听从她的要求,继续在背后默默支持她。直到和多尔克一起逃亡,被告知真相。

成步堂

这次的案子也是因为加兰利用蕾法大人为人质……命令她伪装现场,她不得不服从。

注意看,那由他明明白白的说了,阿玛拉是知道 23 年前真相的。成步堂随后补充道,现在因为有蕾法当人质,阿玛拉才对加兰言听计从。我再重复一次这个重要的事实:阿玛拉不仅知道 23 年前的火灾不是多尔克干的,甚至很可能知道幕后黑手就是加兰,毕竟女王也不傻,这点事都看不清还怎么当女王。

好,现在我们总结一下情况:多尔克与阿玛拉间的感情牢不可破,且没有任何矛盾。

只有明确了这一点,下面的分析才有基础。

第三部分,密室中的计划

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分析都以剧情为依据,我认为基本是准确的。回到之前的结论,既然并无加兰的命令,究竟阿玛拉为什么要嫁祸多尔克呢?下面就是带猜测性质的分析了。

想象你是阿玛拉,你和老公多尔克已经十多年未见了,却依然深爱着他。你恶毒的妹妹用女儿作为人质,让你伪装大臣进入灵庙。这时,多尔克出现了,你的感情是?

A.惊讶 B.悲伤 C.愤怒 D.高兴

不用模拟太也能知道,肯定是惊讶和高兴。接下来,你会怎么做呢?

法庭上王泥喜认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是阿玛拉趁多尔克不备,用初灵勾玉强行让多尔克下线,把真宵绑起来,然后又灵媒了多尔克。所以说啊,喜子还是太年轻,他没有从人心的角度考虑整个事件。阿玛拉女王是一个有感情的正常人,她爱多尔克,二十三年来一直如此,她是绝对不可能把这久违的重逢当作没发生,一句话不说直接除灵的。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在我看来比加兰现场学会灵媒还小。

多尔克和阿玛拉的感情是毋庸置疑的,一场十年后的重逢会带给他们怎样的喜悦,是无法用语言去描述的。然而,当时没有时间给他们亲热了,二十分钟后女王亲卫队就要突入灵庙(显然成步堂等人会同行)。如果不能给出一个让加兰满意的结果,导致加兰杀掉大臣的事败露,蕾法的性命(或下任女王的继任权)很可能不保。怎么办?焦急的二人急中生智,想出一个妙招:只要把杀大臣的罪名嫁祸给多尔克,加兰一定会非常满意,因为这样一来就可以治多尔克的罪了,顺便把 23 年前的罪也安在多尔克头上,并用辩护罪端掉革命派。然而加兰没有料到,上法庭对于多尔克乃是求之不得的一件事。多尔克十分信任王泥喜和成步堂,他认为只要站上法庭,这二人就一定能揭发真相——这个真相,不仅指事件,也包括加兰没资格当女王的事。

你可能会疑惑,如果多尔克和阿玛拉在灵庙中交谈过,为什么不直接对王泥喜说出真相呢?这是因为,如果不站上法庭,就无法引导出终极真相,即加兰不会灵媒的事。多尔克说秘宝是打倒加兰的武器,但这个武器只有在法庭,这个能和加兰当面对峙且有一堆证人的地方,才能发挥其作用,把加兰赶下王位。多尔克应该是料到了前检察官加兰会亲自出马,而我们也有幸再次看到检察官被送进监狱(所以说没事当什么检察官,还嫌死得不够快么

另外也不要忘了,在加兰丧失女王资格之前,蕾法作为人质都是有危险的。因此我们看到,阿玛拉在庭审中还是装作站在女王一边(巴亚脱掉伪装倒是很快2333),扮演一个努力维护妹妹的姐姐。其实这都是演给加兰看的。正如前文所言,阿玛拉有很大可能知道 23 年前的火是妹妹放的,也知道妹妹为了权力把自己赶下王位。要说阿玛拉心里不恨加兰,我认为是不大可能的。退一万步说,即使阿玛拉不怨加兰抢走王位,也一定会因为加兰把蕾法当做人质而恨加兰——这是一个母亲的正常思维。阿玛拉很可能也在寻找机会打倒加兰,然而蕾法始终是她的软肋。正如加兰看准机会干掉大臣,对阿玛拉来说,现在终于出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和多尔克二人独处,拥有秘宝,以及异国律师团的到来。蛰伏二十三年的前女王断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多尔克和阿玛拉,这两个人才是逆转的总导演。加兰允许多尔克进灵庙的那一刻,她就已经输了。

第四部分,其它

真宵的衣服是怎么来的,有两种可能:

  1. 成步堂说是大臣(阿玛拉)带进去的。大臣被灵媒出来之后,阿玛拉的意识就不存在了(当然她可以选择让大臣下线)。站在大臣的角度,把真宵的衣服带进灵庙的是为了等多尔克下线之后让真宵穿上,可以说通。
  2. 还有可能衣服一直在灵庙里,比如被大臣藏进棺材。阿玛拉以大臣的装扮进入灵庙,想必也有钥匙,之后打开棺材取出真宵的衣服也是能做到的,只是想事先知道比较难。

很多人不喜欢这代,觉得灵媒很扯,不”科学“。我不这么认为。灵媒的设定贯穿逆转系列,规则又比较明确,就好像物理题中绝对光滑的平板,只要接受就好了。设定是设定,逻辑是逻辑,设定再夸张,只要推理部分的逻辑不出问题就ok。就像游戏里一直说的,托宣也只不过是一种证据而已。

这代第三个案子(鸟将军)也挺不错的。比较无厘头的是第四个案子,感觉纯粹就是为了撒狗粮设计的(但还蛮好吃的)。喜子和美贯的兄妹相认又要延期了。新角色里,蕾法自然是最可爱的(也是游戏极力渲染的……),当然军曹也很萌,出场的时候让人眼前一亮,毕竟之前一直以为是男孩子。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top